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索朗扎西:西藏北大门的战“疫”指挥官

2020-03-15 16:16  来源:平安西藏  责任编辑:黄雨婷
字号  分享至:

雁石坪一级公安检查站副站长、督察员旦增罗布和值班组长多吉扎巴检查执勤民警着装,分配防护用品

“执勤人员请注意,请报告工作情况,5分钟后换岗!”

3月13日17时55分,那曲市安多县公安局雁石坪一级公安检查站,站长索朗扎西通过手台发出指令。5分钟后,4名执勤民警快速交接完工作疾步走出岗亭,列队走回休息区。15秒洗手、摘下口罩,摘下蓝色标记的护目镜,放入消毒水中,卸下装备,领取个人手机。一系列动作干净娴熟。“下次换班,戴黄色标记护目镜,别搞混了”听完简要汇报,索朗扎西不忘再叮嘱民警一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索朗扎西最怕的事情就是在疫情防控中执行要求不严不到位。“疏忽了任何一个细节都将是不可饶恕的!”看着近日手机新闻里有关境外输入型病例的报道,索朗扎西一脸严肃的说。


那曲市安多县公安局雁石坪一级公安检查站

雁石坪一级公安检查站海拔4900多米,是经青藏公路进入西藏内的第一站,素有西藏北大门之称。与500多公里外的格尔木乃吉沟检查站遥相呼应,在千里青藏线上共同守护着进出藏人员的安全。同在青藏公路上,都是一级公安检查站。不同的是乃吉沟检查站海拔稍低,离城市较近。雁石坪海拔较高,离城市较远,距离最近的安多县城近200公里。


民辅警与医护人员检查过站车辆人员

疫情发生以来,索朗扎西细细盘算着青藏线两个最大检查站之间的区别,他的心里始终装着两件事。一个是如防控得住,二是怎样服务好,尽量不使进藏车量发生捅堵从而长时间滞留。防得住必须查得细,而查得细势必耗时较长,导致拥堵。左思右想,索朗扎西急得团团转,在检查站与民警休息区来回跑,反复琢磨,反复实践,并让民警驾车模拟,终于在最短时间内拿出了工作预案。“实行快慢分离,大小车分道。合理规划证件查验通道和登记区域。民警4人一组4个小时一轮班”,“驾驶疲劳期是4小时,上岗执勤时间也是一个道理”为了确保民警始终保持最佳状态最高工作效率,索朗扎西绞尽脑汁。这些工作措施很快见效,1月25日至3月8日,检查站几乎没有发生过一起大面积车辆拥堵和人员滞留现象。但是,随着企业复工复产,返藏车流人流量急增,索朗扎西发现,之前的措施显然有点儿力不从心。3月9日,候检的车辆一下子排出了几公里远,检查站开始出现捅堵。青藏公路为双向单车道,进入检查站前只有一条道,于是一些小轿车开始插队逆行,一度造成交通混乱。如何彻底扭转这种局面,索朗扎西一边督促民警加快检查速度一边顺着进站车流步行逆向疏导,同时与乃吉沟检查站琼措站长电话沟通,协商解决办法。“能不能信息共享,乃吉沟检查站登记核验过的信息提前上传,雁石坪不再重复登记,只作验证,查漏补缺”,很快,上级下达了指令,他们的想法与上级高度一致。为尽量压缩过检时间,索朗扎西再次优化民警与医护人员工作分工和流程。测量体温,查验信息,登记分流,大车预计8至9小时过站,小车预计6至7小时到达,高峰期增援组上岗,前置2公里疏导。经过不断调整优化,检查站过检车辆达到了平均每分钟1至1.5辆,通行效率大为提升。


站长索朗扎西逆行疏导过往车辆

关键还必须防得住,绝不可大意。虽然西藏全区新冠肺炎疫情连续44天为零,索朗扎西还是一再要求民警工作必须细之又细,贯彻执行上级决策部署上不能打折扣。“意大利看了场球就把病毒带了回来,多可怕”每次轮换班检查装备前,索朗扎西都要结合疫情实时新闻信息再强调一下。嘴上说没用,关键是能预判得到,得有具体针对措施。大车空间大,会不会有侥幸藏匿者。复工人员多,会不会有蒙混过关者?心细的索朗扎西决定,增派人员细查。3月7日,一辆甘肃牌照拖挂车驾驶员出具为复工企业运送物资的证明等材料,携带2名中途搭车人员准备以复工人员身份通过检查站,却很快被民警识破。“站长早想到了,让我们提前制作了《进藏运输货物大型车辆司乘人员承诺表》,一让签字摁手印就露馅了”在检查站工作了6年的辅警赤列笑着说。


站长索朗扎西带领检查站民辅警进行锻炼

索朗扎西的心细还不至如此,落实疫情防控措施,关键还是要靠民警与医护人员去完成。对他们的保障必须到位。检查站常年低温缺氧,一年四季风吹石头跑,大家戏称那里只有两个季节:冬季和大约在冬季。2018年,那曲市和安多县共同出资在检查站旁边为民警修建了一个约六七百平米类似于阳光棚的封闭式休息区,基本解决了民警食宿问题。但是海拔太高,长时间下来怕民警身体吃不消,索朗扎西在站里作出制度性规定,由他带队,每天早上9点10分,备勤民警准时在休息区内小步绕跑三圈,做两组20次深蹲锻炼。“他们体力好的很!”与赤列同在一组执行检测任务的雁石坪填卫生所护士索朗卓玛说。担心民警在执勤过程中交叉感染,心细的索朗扎西又对民警换班作出规定,手套口罩护目镜,必须按要求消毒或更换。“保护好自己才能服务好群众”这句常说给民警的话,索朗扎西唯独不说给自己听。因长期患有高血压,他的双眼布满血丝,还总想流泪。“能不能多吃几片降压药”,“不要命了,又不是饭”,挂掉医生电话,索朗扎西揉了揉红红的眼睛,眼角涌出点滴泪水。从2019年12月20日返岗算起,他已经在战“疫”一线坚守了84天。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